首页

搜索

枝头雀 第七十九章;讲故事


    而少阳派则是在大乱之后随着魏阔回到了立派初始之地,掌门师兄樊天机则是辅佐新魏阔帝建立了新魏朝,因其开国有功不仅只担任少阳派的掌门而是那新魏阔帝还册封他为朝中大司马,其官职实属朝中极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因傍上了新魏阔帝这棵大树少阳派得以发展壮大。而之后太仪接替了掌门师兄的掌门之位和大司马之职后,抛弃了江湖武林明面上的道义与侠气,暗地里为魏阔做了不少肮脏事,但这却得到了魏阔的极大支持使得少阳派日后不停地膨胀扩张,现下已然成为了天下武林中的第一大派。

    无双听到这里的时候,张大了嘴巴神情呆滞,这么多的消息还是简化了之后从樊天器的口中说了出来,无双一时间无法消化,脑子里如同开了锅一般,脑浆子都快沸腾了。

    手舞足蹈了半天后的无双,突然反应过来了,冲着樊天器叫嚷了起来;“老色鬼,你叨叨了这么半天,还是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无双已经快气得吐血了,他从未像今日一般无语过。

    瞧着并没有理会自己而是随手掏出酒壶向口中猛灌的樊天器,无双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他想着算了吧,拉倒吧,不问了,再问这死胖子师傅也不会跟他说的,只会像刚才一样说一堆看似相关却又毫不相关的事来打发他。

    “掌门师兄没死!所以你也就不必报仇了。”樊天器喝光了酒壶中的酒,打了一个饱嗝,肥嘟嘟的脸上微微泛起红光,风轻云淡的说出了口。

    “什么!”无双大惊。什么叫做掌门师傅没死?当日少阳大典之时可是自己眼睁睁的看着掌门师傅口吐鲜血,在众目睽睽之下咽了气了的呀。而后的少阳大丧宫里还来人查验了掌门师傅的尸首,现在胖师傅却又同他说掌门师傅没死!这叫人如何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少阳派不像你想的那样,是个名门正派,掌门师兄也不像你想的那样是个四处行侠仗义的侠客。就如我之前所说的那些一般,少阳派有自己立派以来长久的传承,而掌门师兄也同其他江湖门派一样,背负着莫大的期许,掩藏着门派无比的野心。当年掌门师兄感到了新魏阔帝的不信任,与朝中同僚的排挤,自知若是自己再执掌少阳并兼任大司马之职,定会招来杀身之祸,甚至还会波及到少阳,极有可能导致少阳密谋了百年的大计付之东流。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假死脱身,教之前与魏阔交好的太仪接替他,这样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便仍旧能继续先师的嘱托,耐心的等待着百年大劫。”

    无双瞪着双眼摇着头不愿相信,他不愿相信樊天器对他所说的话,但他却又想不到樊天器骗他的理由。此刻听到掌门师傅还活着的消息,无双不知是喜是悲,那个曾经从人贩子手里将他救回来的掌门师傅,那个将他带回少阳派并承诺帮他找到小桃子的掌门师傅,当时的目的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纯粹,竟然有可能只是为了壮大门派,为了门派多年以来的传承之志。不过无双转念一想,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毕竟不论出于什么目的,掌门师傅当年还是出手救了他的,不论处于什么目的掌门师傅还是给了他小桃子的消息线索的。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掌门师傅被青玉门暗害只是欺骗大家的啊,原来这江湖武林当真与儿时所看的画本有所不同啊。”无双回过神来有些失落,失落于自己一直记在心里的仇怨,记在脑海里为掌门师傅的报仇竟然是一场骗局。他不由得感叹这江湖武林以及出了少阳之后所见的种种竟然如此的虚假与复杂,他甚至怀疑他儿时所憧憬的江湖,所想立志成为的江湖侠客在这世间中是否真的存在。

    “你很像年轻时的我,不谙世事肆意洒脱,有着对江湖最纯真的憧憬,有着我曾经丢失了的侠义之心。”

    “你很纯粹,你与少阳派里的所有人都不同,包括我。所以就当是我想找回曾经年少时候的我,就当是如此罢,我不愿你搅入这些肮脏的事情当中,我不愿你留在少阳派之中,让他们把你变成一个为了一个虚妄野心,抛弃江湖侠义之心而四处滥杀无辜的棋子,我希望你能成为我年轻时所想成为的人,能在江湖之中四处游历行,侠仗义好不洒脱。”

    樊天器说道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随后他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岷州城又再说道;“先前在东魏你于太芜干了件大事,可能你自己并不知道。在你与林探云卫子衿将卫子卿击杀之后,青玉门的人去了,少阳派的人也去了。少阳派有个暗门,你与之交手的毒道人房三谷便是少阳暗门安插在太芜多年的棋子,一直在找寻朱雀宝印的下落,同时也在协助卫子卿搜刮民脂民膏来供给少阳暗门。他们从那里拿走了太芜郡守的朱雀宝印,赶在青玉门之前,在青玉门的底盘之上。”

    “那日我为了让你彻底摆脱这些事情,故意做了假死之局让整个少阳误以为你已经死了,只要你按我说的不再承认少阳弟子的身份,不再参与少阳派的一切事物,那便一切无妨。但没想到你竟然在东魏干了这样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后来青玉门的人便盯上了你。不过这倒无妨,毕竟他们只当你是少阳暗门中的人,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可是直到前些日子你又被卷进了玄一宗的灭门案中,好巧不巧的是少阳暗门与青玉门这次仍旧在这件事中搅在了一起,只不过这次拿走宝印的却是青玉门的人,而你,却又被少阳暗门给盯上了。”

    “唉。”樊天器说到这里止不住的一阵头疼,埋怨这无双着实不叫人省心。如此一来他当年所做的假死之局便不攻自破,而且现下少阳暗门、青玉门甚至旧魏朝廷全都盯上了他。若是他再不出手那么整个武林与整个皇室即便挖地三尺也决然不能放过他了,而这个到处惹乱子的臭小子他却绝不能让他出一点差错。

    因为他要遵守那日与她立下的诺言,答应了她便一定要做到,而这也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