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宇

    在天地初开的时候,不周山之上得了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化为了一株先天葫芦藤。

    葫芦藤上长出了七个葫芦,其中六个被人摘走,被炼制之后,成为大名鼎鼎的法宝。

    最后一个,因为失去了营养,没有能够长成。

    传说是遭遇了天妒,不让其长成。

    否则,为什么不会在全部长成之后,再被这些人摘取?

    因此,葫芦藤上只有六个葫芦得以现世,以自身颜色不同,命名为紫葫芦,红葫芦,青葫芦,黄葫芦。

    黄葫芦就是斩仙飞刀,而斩仙飞刀却不是黄葫芦!

    准确的说,黄葫芦只是黄葫芦,想变成斩仙飞刀,拥有连大罗金仙都可斩的至强威能,还缺了一点东西。

    「所以,刑天大巫的意思是,斩仙飞刀是以先天黄葫芦为根本,再加上一位祖巫的肉身气血,炼制成葫芦之中的飞刀,方才成就?」

    王宇张大了嘴,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当然,否则,你以为同样是先天葫芦藤上的葫芦,却以斩仙飞刀为尊?」

    刑天理所当然的说道,顺带斜眼看东皇太一:「正是因为里面有我巫族的一尊祖巫所化的飞刀。」

    「巫族肉身无双,祖巫肉身更是堪比先天灵宝,炼制成飞刀之后,物极必反,其也就拥有了等同于防御的锋利!」

    「斩仙飞刀若是完全发威,那可是能够对准圣都造成威胁的至宝!」

    王宇恍然,随着刑天的目光看向东皇太一。

    要不是刑天此时解释,他还真不清楚,原来斩仙飞刀是这样的?

    虽然不是主要目的,只是随口说的一件宝贝,但他最初确实想要的是斩仙飞刀,而非是先天黄葫芦。

    东皇太一自然是能猜出他的心思,却在故意引导,让他以先天黄葫芦为赌注。

    「看我做什么?先天黄葫芦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再说,就算是我想给你真正的斩仙飞刀,现在也没有啊?」

    东皇太一看了一眼后羿,随即理直气壮的说道。

    确实如此,这个时期,巫妖两族还未开始最终的决战。

    时机不到,十二祖巫都活得好好的,自然在这个阶段,只有先天黄葫芦,并没有斩仙飞刀!

    「陛下,不管怎么说,您身为长辈,这样算计小辈…晚辈倒是没什么,但怕晚辈的师长们,不答应啊。」

    王宇一脸为难的道。

    这就是扯虎皮,拉大旗了。

    他背后的师长对他一向都比较偏向于放纵,除非真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一般都不出手,也没什么存在感。

    他们信奉的是让王宇自己去渡过一切灾劫,最好是全程由他自己出手,而他们只是看着!

    非是说他们心狠,不关心他,相反,这才是真正的关心他!

    苦要自己吃,难要自己渡,才足够磨练!

    若是事事都要人帮忙,最后到底是磨练的自己还是磨练的帮忙的人?

    这渡劫的是自己,还是帮忙的人呢?

    总的来说,王宇自己还是挺喜欢这样的方式!

    有难自己渡,有劫自己闯,有打不过的,就喊家长!

    就很棒!

    东皇太一:「……」

    后羿收起了弓箭,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刑天双手抱膀,笑意盈盈,他就是过来捣乱的。

    他们和妖族是敌对,只要看到妖族的人不开心,他就会很开心。

    以敌人的不幸为乐,为真乐也!

    「你想要什么补偿?」东皇太一目光扫过后羿与刑天,已经是恢复了平静

    ,「斩仙飞刀,这个时候是肯定没有的,你也不要想了。」

    「不然,我将这枚先天雪月葫芦也送给你?」

    不愧是妖族至尊,这连大罗金仙都垂涎的先天宝贝,在这位手中,就像是垃圾一样,随口就送人。

    看上去,也并没有太大的心疼。

    「不够。」王宇看了眼那雪白清冷的葫芦,摇头道。

    他一直最看重的都只是斩仙飞刀,而非是什么先天葫芦。

    也是因为有着这些葫芦后世的名声,他才对其有了兴趣。

    而要只是单纯的先天葫芦…

    那就,兴趣不大了!

    他可不觉得自己有太清圣人的能力,能将紫葫芦炼制成紫金葫芦,具有那等威能。

    也不觉得自己可以与太一相比,能将黄葫芦炼制成斩仙飞刀…

    这些葫芦的材料底子在这,上限很高,但想要达到这个上限,却非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

    就算是得了黄葫芦,在他手中,也只是一枚先天黄葫芦,用处不大…

    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只是他现在用不上…

    也舍不得用!

    他估算了一下,想要不浪费这先天葫芦,在没有其他机缘下,哪怕是他,也需要证道金仙乃至是太乙或者是大罗金仙,才行!

    「那你自己说,你想要什么?」或许是因为后羿与刑天已经将事情都挑明,东皇太一出奇的好说话。

    「葫芦就还是先天黄葫芦,再加上陛下炼制斩仙飞刀的手法可行?」

    王宇想了一下,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冒出了一个想法。

    「炼制斩仙飞刀的受罚…你是想请通天师兄出手?」东皇太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给你倒是没问题,不过就算是通天师兄,也未必能够炼制成斩仙飞刀。」

    炼制斩仙飞刀有两大最重要的基础,一个是摘自先天葫芦藤上的先天黄葫芦,另一个就是一尊祖巫的肉身气血了。

    「无妨,这一点,晚辈自有打算。」王宇道,没有解释的意思。

    「你小子,倒是挺得通天师兄喜欢。」东皇太一深深看了王宇一眼,语气中不无羡慕。

    一挥手,先天黄葫芦出现在身前,在其旁边,有黄色的云气游动,托着一枚玉简。

    「就如你所言,先天黄葫芦以及斩仙飞刀炼制之法…你要是赢了,这些都是你的。」

    沉默许久的后羿,忽然出口说道:「太一,你这还是欺负人啊,真就不怕通天道人找你聊天?」

    什么叫赢了,这些都是你的。

    要是不赢,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非是要为王宇谋福利,只是单纯的不想看东皇太一好过。

    「就是啊,太一,你算计在先,现在又如此没有诚意。」紧跟在后羿身后,刑天也大声道,「这小子被你诓骗,定下赌局,限于见识,认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里有赢的可能?」

    「要逆转人族大势,那些人族天骄准圣都没几个做到的,就他一个天仙…」

    「太一,你是真的不怕通天吗?」

    东皇太一的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后羿与刑天。

    本来是没有这些麻烦的,什么算计不算计,诓骗不诓骗的。

    只要答应了,因果也就生出了。

    只要他自己不知道,不计较,那也就不会有什么事。

    可偏偏,后羿刑天被人族的动静惊动,来到了这里。

    而且,刑天的一句句话,直接将原本不清不楚的一些东西都给点的清楚,明白。

    于是,本来的小问题被无限扩大,他被拉到了

    台前…

    言语之间,他已经被挤兑上了,此番话语一说,通天圣人肯定是听到了。

    就算是本来他没什么想法,不打算动手…

    现在,若是他真的不做出一些补偿,那通天圣人的面子也就过不去了,还真的未必就只是看着了。

    虽然是同辈,曾经甚至实力还在通天圣人之上。

    乃是,现在实事比人强,人家已经是圣人,而他,却还只是准圣!

    「小子,他说的不错…这样,只要你现在认输,这先天黄葫芦,斩仙飞刀的炼制法,我也都送给你了。」

    东皇太一深吸一口气,看向王宇,缓缓说道。

    「哎呀呀,怎么,太一,到现在你还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