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第9章(2)

    韩涛与凯丝这一对宛如罗生门似的恋情,在众人揣测中,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凯丝终于愿意召开记者会说明所有事情的经过,消息一放出,所有媒体皆摩拳擦掌地等待着这一场记者会。

    凯丝惴惴不安地直盯着镜中的自己,「这样可以吗?」

    凯莎像个军师般在凯丝的身边东瞄瞄、西看看,神情慎重的表示:「我觉得已经很美了。」

    「真的不会失礼吧?」凯丝还是略有不安。

    「失礼?你凯丝永远是最耀眼的美人,如果今天换成是我出席记者会,那才叫失礼。」凯莎颇有自知之明的自我消遣。

    凯丝终于忍不住娇笑,「你呀……」手指轻戳着凯莎。

    呼延天佑神情急迫地窜进来,「你们在笑什么?记者会就要开始了,凯丝,你准备妥当了吗?」

    「嗯。」凯丝点头,倏忽脸色一沈,焦急不安的目光越过呼延天佑的身后,「韩涛呢?他还没来吗?」

    「还没看到他的人,我刚才打电话到韩涛公司,秘书说他今天没去上班,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呼延天佑实话实说。

    「奇了,明知道凯丝今天召开记者会,他怎么偏偏挑这时候找不到人?」凯莎一时情急,口无遮拦地道。

    凯丝一颗心不由得急遽往下坠,心中千回百转着一个可能,难道韩涛又临时起意否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突然,她有着一种被遗弃的感觉,嘴边不禁浮现一丝苦涩的微笑。

    「也许他又变卦……」

    「不可能?」凯莎神情慌张地抱紧凯丝,「不会的,像你这样几近完美无缺的女孩,是每个男人的梦想,我相信他不会笨到舍弃你。」她极力地安抚着凯丝。

    呼延天佑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紧张起来,「凯莎说得对,我相信韩涛不是一个蠢蛋,放着一个爱他如命的女孩不要。」

    「那他为什么……总是在紧要的关头,让我提心吊胆、忐忑不安……」

    凯莎极力地抚慰着凯丝,「我猜韩涛一定临时因某件事耽搁了,我相信他一定会来。」

    「是吗?」凯丝的眼中掠过不安。

    「凯丝。」韩涛急喘的声音出现在门外。

    他的出现让沈郁的娇颜绽出一朵粲然的笑靥,「来了,他并没有忘记。」

    凯莎神情莫可奈何的瞅着患得患失的凯丝,「我就说他一定会来吧,这不就来了。」

    凯丝掩不住见到情人的喜悦,从椅子上跳起来急忙迎向韩涛,整个人埋进韩涛的怀里,「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变卦。」

    韩涛眼中带笑地瞅着凯丝,「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傻瓜,不要成天担心我会离开你,我说过了今生我与你不离不弃。」双手捧住凯丝的脸蛋,「不要再这样子,让凯莎和天佑看了岂不笑你。」

    凯莎勾住呼延天佑的手臂,两人忍不住相视而笑。呼延天佑不禁暗地庆幸,凯莎虽然调皮捣蛋,但是她的开朗和率直是他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喂,韩涛,你今天上哪儿去?到处都找不到你,害得凯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天佑慌得像只无头苍蝇。」凯莎不饶人地质问着韩涛。

    呼延天佑侧着脸低头俯视凯莎,「你不觉得你的用词太过火了,凯丝是蚂蚁而我是苍蝇,那你又是什么?」

    凯莎哈哈大笑,「我是巫婆。」

    「好一个可恶的小巫婆。」呼延天佑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圈住她。

    「我是去拿这个……」韩涛将一只大锦盒搁在桌上。

    霎那间,三双眼睛同时盯住眼前的锦盒。

    凯丝等不及地追问:「这是什么?该不会是……你标到的祖母绿吧?」脸上突然有着惊惶之色。

    「没错,这就是卖方刚送到的祖母绿。」韩涛手指着面前的锦盒,伸手搂住身旁的凯丝,「看看是不是你父王所失落的祖母绿?」

    说至此,凯丝踌躇地看着韩涛,「万一是呢?」

    韩涛笑容可掬地亲吻着凯丝的额头,「不论是与不是,我都决定将这颗祖母绿送给你,当作我俩的订情之物。」

    「真的?你舍得?」凯丝仍有一丝的犹疑。

    「只要是给你,我都舍得,我还恨不得能为你摘下天上的星星。」韩涛深情地凝视着凯丝充满柔情的星眸。

    「韩涛……」她的声音性感而迷人。

    「咦……天佑,你会不会觉得地上全都是鸡皮疙瘩。」凯莎做了个鬼脸,以手摩擦着手臂,故意调侃凯丝和韩涛。

    呼延天佑忍俊不住,「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随即催促着凯丝,「快打开看看是不是你们要找的祖母绿?」

    凯莎和呼延天佑莫不静默屏息以待,凯丝迫不及待地打开锦盒,霎那间祖母绿绽放青翠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