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第15章 来一个鲤鱼打挺

    一股海浪打来,吞没了张时。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十一秒

    她看不到张时了,他的头没有像先前一样扬起来。

    “张时!张时!”夏田大声喊道。

    远方游艇疾驰,但估计还要十分钟才能到,自己的水性又不太好,怎么办!?

    突然,张时的头又浮起来,是被浪卷起来的,停了一秒,又随浪沉了下去。

    必须去救他,否则晚了!

    夏田急忙冲向大海,先是跑过浅水,继而猛地下沉,挥动双臂向前游去,与张时约有十多米的距离。

    她会一点游泳,不太好,在泳池里勉强能游一趟,但汹涌的大海跟泳池截然不同,半米高的海浪很快让她失了体力,呛了很多水,可张时还不知道在哪儿。

    不行了,她完全招架不住这海水的力量,她变得力不从心,身体直往下坠。

    啊!她太无助了,连喝几口水,海水如阴暗恶魔的触角,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窒息,持续的窒息,她要死了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身后扶住了她,是张时。

    夏田猛吸一口气,又活了过来!

    很想骂他,可现在顾不得了。

    两个人奋力往回游,咬牙坚持,张时托着她的身体。

    到了浅水,张时干脆把她抱了起来,公主抱,将她送上了岸。

    两个人坐到沙滩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有种死里逃生的快感。

    夏田扭头看着张时,想骂他,狠狠的骂,却感无力。

    张时只是看着她笑,笑容纯洁的像阳光一样。

    “不是,你等会儿!”夏田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疑惑地看张时,“你怎么这样坐?”

    张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坐姿,没发现哪里不对。

    他是在坐着,玩着膝盖,小腿立起来,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不对!平时他的小腿不会这样弯啊?

    “你刚才是不是把我抱上岸的?”夏田有些懵。

    “是吗?”张时亦懵,“我我抱着你走上来的?”

    “好好像是,没事走两步?”夏田大气不敢喘了。

    张时尝试着站起来,他给大脑发号施令,大脑给腿发号施令,然后,人如石块般向前栽倒。

    张时费力爬了起来,湿漉漉的身体沾满细沙,一身狼狈。

    这时候,游艇的声音近了,他们看向驶来的游艇,此时李况正站在最高处看着张时,一脸笑容。

    “你小子这是怎么了,想游回去!?”下船后,李况笑着拍着张时的肩膀。

    “你怎么来了?不是要把我们困死在岛上吗?”

    “呦呦呦!可不敢啊!”李况哈哈大笑,“开个小玩笑,你不会当真了吧?”

    “证据确凿,不当真也不行啊?”

    “什么证据?哪有证据?”李况左右看看,“我这不是给你取钱去了嘛!”

    说着,一个帮手递给李况一个黑皮箱,李况转手交给张时,“我嫌转账麻烦,直接给你现金,带着你的小女友花去吧,哈。”

    张时接过箱子,看了眼李况,“麻烦把我抬过去吧?”

    李况招呼手下将张时抬去游艇。

    夏田赶紧跟了上去,无意间看了眼沙滩,上面居然写着字!

    【我的财产,一百万给夏田,四百万给葛清,张时】

    肯定是张时下水前又写上去的,只是她没再注意。

    走着走着,夏田心理咯噔一下,那那是不是他的遗言!?

    她看着张时的背影,他的释怀,他的笑容,他的无理,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这个家伙夏田心疼的流下泪来,但很快擦去。

    还是那个下沉式客舱,李况给张时新换的轮椅还摆在入口处,张时被放在了上面。

    “你小子,真是福大命大!”李况走过去,“靠着我之前给你的五百万,加上这五百万,一千万足够你东山再起了!”

    张时笑了笑,“不,这五百万还是按我之前说的处置。”

    李况看着他,露出复杂的表情。

    夏田坐在一旁,看向张时,张时刻意回避着她的目光,因为此时她的目光饱含温暖。

    “给她拿个毛巾。”张时开口道。

    “呦,不好意思,”李况笑嘻嘻地说道,“游艇上的毛巾都是专属的,二位先忍一忍,马上到岸,要不先喝杯水?”

    听到‘水’这个字,夏田顿时警醒,小腹突然一阵疼痛,实在憋不住了!

    “洗手间在哪!?”夏田问。

    “不好意思,洗手间是专用的”

    “告诉我在哪儿!”夏田猛吼一声。

    李况吓了一跳,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李况不由的伸手指向房间一角。

    夏田起身飞奔过去,李况的手下抬手要拦,夏田一掌打出,男人趔趄后退,夏田箭一样冲进了洗手间。

    释放,彻底的释放,如沐春风,如进天堂

    外面,鸦雀无声,好几双眼睛盯着洗手间的门,刚刚他们恍惚间看到了一头扑食的母狮

    一阵马桶抽水声,门打开了,一个湿漉漉的小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步态婀娜,一脸娇羞。

    所有人回身,沉默,只凭着游艇风驰电掣,向海岸开去。

    ———————————————

    夏田躺在了舒服的床上,虽隔一日,如度三秋。

    另一个房间,不知道张时在干什么,还有五天他们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今天是除夕,南海岛全无年味,鞭炮声也听到几下,偶尔有几束白日焰火,升起后却在炽烈的阳光下变得相形见绌。

    “当当当。”门轻敲。

    夏田挥动大腿,借着惯性,从床上弹起来。

    开了门,当然是张时。

    “除夕,做点好吃的吧。”说完,推车离去。

    夏田冲他后背点了点头,一脸灿烂笑容。